给您最好的
碧珠奶茶!

奶茶妹妹变抹茶…婚前,男人的话可信度为零?

银灰色迈巴赫平稳行驶在公路上。

车里容浅面无表情,脊背却挺得直直的,放置在腿上的双手无意识紧握一起。

显露出她的紧张!

吱——!!

刺耳的刹车声猛然响起,容浅身子猝不及防的前倾,接着又被安全带勒回座椅。

车子停在了一处小区楼下。

莫尊漠然地率先打开车门下去。

容浅咬了咬唇,想到在警察局的父亲,清潋眸光中闪过抹坚定。

她打开车门跟上去,容浅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,不过处处精致华贵,足以可见莫尊这个人的品味财力!

乘坐电梯来到十八楼,按下密码打开房门——

莫尊边往里面走,边仰着头解开脖子上的两颗纽扣。

白炽灯光打在他的脸上,俊美邪佞,狭长眸光隐匿幽深,一股冷漠气息,莫名让人心生惧意。

他不容置疑的语气吩咐:“去洗澡!”

容浅站在原地没动,她鼓起勇气开口:“莫尊,我父亲……”

“怎么?你在质疑我的能力?”

莫尊微侧头,视线没有落在她身上,容浅却感到一股冷意。

但她还是把心里的话说出来:“传闻说,尊爷许的承诺重比千金,我没有任何质疑的意思,只是我爸爸身体不好,你能让他们先把人放了吗?”

先戴一顶高帽子,然后好声好气地请求。

莫尊转过身来:“我倒是不知道,你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神经病的父亲?!”

他淡淡嗓音,说不出的嘲讽。

容浅垂下眼,长睫遮住那双清澈透眸,并不看他:“父亲他需要人照顾,不然病情会加重……”

他冷嗤:“够了——容浅,还没有人能够跟我讨价还价。”

容浅心里一紧,不行吗?

她以为自己跟着他都已经到了这里,若是求求他,莫尊说不定大发慈悲会立刻让警察局放人!

到底是她太天真了……

莫尊抬脚走了过来,敞开的衣领,露出性感麦色肌肤。他钳住她下巴的右手中指上纹了条形色逼真的黑色小蛇,蛇嘴大张,吐着蛇信缠绕而上,趴在他的手背上。

乍一看,仿佛真的似得。

他幽沉沉的眼盯着她:“还是说,你想要直奔主题——嗯?”

容浅眸光里闪过抹慌乱,她再也不敢停留,挣脱他。

等关上了门,彻底隔绝那道视线,容浅才敢重重喘一口气。

心跳仍旧不稳,这是一场等价交易……

父亲患有老年痴呆症,早上突然走丢,等她们收到消息,却是父亲伤了人,要被警察强制性的送往精神病院!

容浅不能眼睁睁看着父亲进去,老两口已经失去唯一的儿子,如果连父亲都出了事,母亲一定会承受不住。

莫尊在南江可谓一手遮天,他先前就对自己各种堵截,如今为了父亲她主动上门,他当然不会做无本买卖!

容浅靠在浴室雕花玻璃门上,心里禁不住自嘲,曾经是他不屑一顾斩断她所有的痴念,让她身陷囹圄,哪怕是正当防卫,也要为此付出三年的代价。现在也是他勾勾手指,她便只能乖乖地送上自己,以求保住那仅有的温暖。

多么地可笑!

然而想到父亲,容浅咬唇,不给自己丝毫退缩的打算。

她快速洗完澡,只用浴室里一条白色浴巾包裹住身体,然后打开门出去。

客厅一片寂静,莫尊半靠在吧台前,霓虹壁灯将他短碎的头发染上颜色,邪魅的宛若英国皇室贵胄。

听到声音,他抬起眸来。

那冷淡的神色,令容浅怔了怔,心里还是止不住的惊艳。

是惊艳,同时伴随着渗了毒的痴念,一路蔓延心底深处,疼痛,如此清晰。

莫尊看到容浅,黝黑瞳孔中闪烁着浓厚的兴趣。

浴巾并不长,女人脖颈白皙优长,性感锁骨给人别样的诱惑,那双纤细美腿在灯光下莹白透彻。

容浅被他看得不安无措,她微微紧张地双手抓紧浴巾。

莫尊嘴角噙着的笑意加深,他忽然开口:“过来,喝了这杯!”

他的面前放着一杯酒,红色液体在灯光下暗涌浮动,是特意为她准备的。

容浅暗暗给自己打气,她走上前,端起酒杯——莫尊好看的剑眉上挑,冲她扬了扬杯子。

容浅没有任何犹豫,带了丝孤勇一口闷下!

莫尊看着容浅咽下去,俊脸笑意沉沉。

他放下了酒杯,抬脚走过去。

红酒的滋味酸甜中带着微辣,也不知道是不是不适应这种味道,容浅脸颊上出现抹晕红。

莫尊的靠近,令她呼吸紧促了些。

莫尊抬手,冰凉的指尖划过她较好的容颜,接着拇指和食指捏住她的下巴,使她微微昂起头来。

那双深色瞳孔中,暗沉无光,仿若酝酿一场狂风巨浪。

下一秒,凉凉的触感压下,男性气息侵略而至。

容浅努力压下心里的抗拒,没有依靠,没有人脉,没有强权……她就只能如此。

别无选择!

容浅脑海晕眩,有一瞬间的模糊。

“莫尊,你把空调打开……”

莫尊暗沉着嗓音笑了起来:“呵呵,你不需要空调,有我就足够了。”

容浅不及细品他话中的意思,莫尊是生活在金字塔顶尖的人物,享有今日的尊荣,什么没有遇见过?

莫尊什么狠辣手段都能使得出,唯有在自己享受这点上,不会没品的去强迫别人。

看着她布满红晕的脸上,眸光潋滟迷蒙……